沙钢集团沈文荣:从普通钳工到“钢铁大王”

2024年07月02日 | 小微 | 浏览量:74076

沙钢集团沈文荣:从普通钳工到“钢铁大王”
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(原标题:沙钢集团沈文荣:从普通钳工到“钢铁大王”)

证券时报记者 余胜良

沙钢集团沈文荣:从普通钳工到“钢铁大王”
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6月30日,江苏沙钢集团创始人、董事局主席沈文荣,因病医治无效逝世,享年78岁。

沈文荣有着“中国卡耐基”“钢铁大王” 等称号,是中国钢铁行业的实干家,作为钢铁行业的外行,他凭着敏锐的嗅觉和判断力,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,成为中国钢铁行业的引领者之一。

1975年沙钢集团靠45万元自筹资金在长江边出发,如今多年蝉联民营钢铁规模第一,沈文荣一手缔造了这一奇迹。

热爱

2023年,沙钢以4054万吨粗钢产量名列中国第四、全球第六,在国内仅次于中国宝武、鞍钢集团与河钢集团三家国企,继续稳坐最大民营钢铁企业之位,同时也以427.84亿美元营收,连续15年入选《财富》世界500强,排第348位,15年累计提升近百个名次。

这背后是缔造者沈文荣经年累月的辛苦劳作。

2019年,苏州广播电视总台对沈文荣做专访时,沈文荣的办公桌上除了文件,还有一大堆药品。沈文荣当时说不吃饭可以,不吃药可不行。

但这挡不住他一刻不停地工作,他表示:“人一辈子各有各的爱好,我的爱好就是搞钢铁。做自己喜欢做的事、想要做的事并不累,也不会感到苦,你会感觉到这个工作就是享受。”

沙钢从一家轧花厂下属车间,变成世界500强,沈文荣关键时期的决策居功至伟。沙钢创造了行业奇迹,显示了民营企业的强大生命力。

大邱庄和华西村以钢铁打响名声时,沈文荣还默默无名,但是最终沈文荣走得更远,成就更大。

上海市原市长徐匡迪曾在参观企业之后表示:“你们知道我有什么感觉?像触电。以前我只听说过沙钢,一直没有机会看一看。看了,觉得和我听到的是名副其实的。我当上海市长时,宝钢搞一个300万吨的项目,要调动全国的力量花上七八年才能投产。现在,一个县级市的沙钢依靠自己的力量,仅用两三年时间一鼓作气就搞成了650万吨,说明我们的国力大大提高了!”

跨行

沈文荣1968年中专毕业后进入了沙钢的前身――锦丰轧花剥绒厂,成为一名普通的钳工。当时的轧花厂承担着沙洲县20万亩棉花的加工生产。1974年,沈文荣成为车间主任。

轧花厂每年进行机械维修和技术改造、提升时都会遇到一个棘手的问题――缺钢材。“那个年代整个沙洲县一年通过国家拨资分配的钢材只有4.8吨。”沈文荣曾回忆,轧花厂每年只能分配到500公斤―600公斤的钢材用于技术改造,这远远不够。

跟着需求往前冲。1975年,沙洲县财政贷款20万元,加上轧花厂之前攒的25万元,轧钢厂成立了,只拥有一间小型轧钢车间,沈文荣成了轧钢厂负责人之一。当年6月10日,这家企业被命名为沙洲县轧钢厂。

轧钢厂的原料是从周围的苏钢、上海钢铁、江西钢厂买回来的边角废料,切头切尾、重新轧制。第一年就生产了1625吨钢材,赚了五万元,第二年生产2027吨,赚了不到十万元。

1983年,钢铁厂和轧花厂分开,沈文荣出任钢铁厂副厂长。1984年,38岁的沈文荣成为钢铁厂的厂长。

沙钢靠规模化生产钢窗料,找到市场缝隙,满足房地产行业需求,打开了知名度。上世纪80年代末,沙钢建成4条窗框钢专业化生产线,年产量达13万吨,国内市场占有率达到60%,成为了国内钢窗料生产第一品牌。“当时每天都有100多辆车在沙钢厂区排队提货。”沈文荣回忆当时的景象。

引进

这只是抓住市场空白,想要大发展,就要有技术,进入炼钢环节。1988年,沈文荣决定与香港永新公司合资3000万美元,从英国比兹顿钢厂全套引进年产25万吨螺纹钢的电炉炼钢、连铸、连轧一体化生产线。

冶金行业领导、权威纷纷表示置疑,劝其三思而后行。沈文荣半个多月寝食难安,即使将沙钢所有家底砸进去,也还有1/3的资金缺口,他立下军令状:“如果这个项目引进失败,就把它当作展览馆,我去卖门票。”

这让沙钢进入炼钢环节,不再是一家下游小加工厂,掌握了主动权。

从1985年到1997年,沙钢实施的项目有100多个,但并没有涉足板材。面对劝导,沈文荣还是觉得螺纹钢更好,利润远超板材。

2001年,蒂森克虏伯的子公司霍施钢厂连年亏损,转手出卖设备――原值达20亿欧元。沈文荣以2.2亿人民币买下该设备,是废钢的价格。

他调动1000多名职工前往德国,耗费一年时间,将25万吨的设备加40吨的详细组装文件,海运回国。

英国《金融时报》记者金奇(JamesKynge)在其《中国震撼世界:饥饿之国的崛起》一书中,这样描述:“如今,这里(蒂森克虏伯钢厂)只剩下几堆扭曲的废铁。我朝路边一位身着工装的男子走去,他正将一截巨大的金属管道吊上卡车。我问管子往哪运,他伸直腰,然后说道:‘中国。’ ”“ 所有设备都用木条箱包装,塞进集装箱,装船启运。在长江的平坦冲积平原上,又严格按照在德国的样子,一个螺丝也不差地把设备重新组装。”

沈文荣只用150亿元的投入,就建成了一个按行业惯例至少需要投入450亿元的年产650万吨的炼铁、炼钢、连铸、连轧项目。

上世纪80年代苏南一个县就有40多家小钢厂,苏州有400多家,整个江苏省超过1000家,可是后来大约90%都倒闭了。到了1996、1997年,又淘汰了一大批。

这些钢厂没有抓住机会升级改造扩大规模,没有进入下一个阶段。沈文荣则通过持续投资,引入欧洲淘汰产能,带领沙钢成为优胜者。

度过危机

2008年这一年,对钢铁行业是一场炼狱,不少民营钢铁公司遭遇困境,沙钢集团也频频传出被收购的传闻,沈文荣称,一家海外公司有收购计划,但因为出价太低被拒绝了。

沈文荣的自信来自于成本控制能力,他认为沙钢在同行中依然有优势,“10个企业10个都倒了,我也只好倒了;如果10个中有两个不倒,其中就有我。”

2008年4、5月份,钢价一路攀升、行情火爆,沈文荣意识到超额利润不会持久。从5月份开始,沙钢大规模清理库存,赶在金融危机爆发前回笼资金数十亿元。危机来临,沈文荣果断提出“三个确保”:确保生产正常开展、确保建设项目正常推进、确保全年效益目标正常实现。

2009年1月,沙钢对原有大盘卷生产线进行技术改造,增设年产能力为120万吨的棒材生产设施,主要生产市场热销的螺纹钢。这一技改项目用时仅两个半月,于当年3月24日一次性成功投产。

借助“4万亿投资刺激”,沙钢率先再进攻,攻上2500万吨产能。

2009年沙钢集团首次跻身美国《财富》全球500强排行榜,也是中国内地唯一入选的“草根”民企。

2008年前后,沙钢保持了稳定的收购步伐:2006年,沙钢并购了江苏淮钢特钢;2007年,沙钢并购了河南安阳永兴钢铁;2008年,沙钢接连并购了江苏鑫瑞特钢、江苏永钢集团;2010年,沙钢并购了无锡锡兴钢铁。

2011年4月,沙钢旗下淮钢特钢收购*ST张铜的股权,将淮钢特钢借壳上市并更名为沙钢股份(002075)。

2017年,沙钢收购进入破产重组程序的东北特钢集团,成为抚顺特钢(600399)实控人,加上沙钢股份,沙钢股份拥有两家上市公司。

沙钢在资本市场也遭遇过挫折,2016年,沙钢股份曾欲收购GS公司,该收购最终被否。2022年,复星系持有的南钢股份(600282)大股东股权出售,沙钢交纳80亿元诚意金,最终南钢股份被中信集团拿下。

接班

在接班人问题上,沈文荣曾经说:“沙钢不是家族企业,无论是何种所有制企业,都要聘任最优秀的人,谁有能力把企业打造成百年老厂,谁更有群众基础,谁就上。”

沈文荣曾经认为不可能是自己的子女接班,不过,沈文荣悄悄改变了想法。2016年6月,1979年出生的沈彬(沈文荣之子)接班,成为沙钢集团董事长。

沈彬2001年前往英国留学,2004年毕业后先在一家外贸公司做财务,后到香港一船舶公司做财务,2006年进入沙钢,参与了香港分公司的筹建工作,从事财务工作。

在2019年接受新华网采访时,沈文荣就接班人的话题表态,“新一届的年轻班子已经形成了,这一代人应该要超过我们,做得更好。”

企查查显示,沙钢集团大股东为沈文荣(持股29.3237%),二股东为张家港保税区兴恒得贸易有限公司(持股29.1005%)。

穿透之后,二股东为一家离岸公司――恒得国际有限公司,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,成立日期2006年。

沙钢集团三股东为张家港保税区润源不锈钢贸易有限公司,持股比例17.6698%。沈文荣持有张家港润源50.01%股权,沙钢集团二股东张家港保税区兴恒持有张家港润源48.2741%。

沙钢集团四股东为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锦程沙洲股权投资有限公司,持股比例为7.144%,沈文荣持有四股东70.5263%股权,龚盛持有7.3684%股权。

从这些股东结构可以看出,沙钢集团是典型的民营企业,沈文荣持有绝大部分股权,龚盛等高管持有小部分股权。

这样的股权比例结构决定沈彬接班能保持平稳。沙钢形成了老职业经理人和创二代搭配的治理架构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xx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xxx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标签列表